时间收服了我的记忆。

>>>­

大家匆忙的过日子,丢掉了太多东西。­

 

马路边电线杆子上寻物的小广告见少,可打开报纸夹缝还是会布满寻人信息。有天,我们觉得白色的把儿缸子比名牌运动水壶更有回忆,红色牡丹花的暖水瓶比高级饮水机更让人怀念,就开始满世界寻找丢失的感情。­

我害怕丢失再寻找的过程,让人感到渺茫,于是用方块字和相机帮助回忆。不需绚美的照片,文字苍白也没关系,我要求的只是一个能帮助我封存记忆的保险箱。里面停留着出现在我四季的那些人,以及随时会面临烟消云散的那些事。­

我不想在街上碰到多年未见的朋友,只记得她的姓名相貌,说再见背转身的一刻却开始回忆,当年和我午夜爬山的人是不是她?担心在音像店看到喜欢的CD,高兴的买回家后,发现一模一样的碟片就压在抽屉的最里端。奇怪为什么童年在公园玩过的大象滑梯,今天你依然能说出它有几级台阶,而我却已不记得曾站在它面前……­

电大的生活已然过去完完整整一年,学哥学姐们开始离开,空气里所有若无的花香逐渐被日光中干燥的炎热代替!小王子跟我说他没有闻到过聊城各处芬芳的栀子花香,贤章也说过,飞飞,小光都说过。而我也为这些与他们争的面红耳赤过。可现在我也只能这么说了。­

我不能欺骗自己。我已经很久没闻到过了。最后的生活单调与忙碌。为了责任,我变成了另一个虚伪的男生,跟两年前的孟祥一样。­

 

贤章昨天跟我生气了。他说他讨厌虚伪的朋友。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做。现在,我很怀念跟寂在临城天齐渊的日子。跟洋在皇城二中骑单车穿越长满梧桐的北齐路的日子。天齐渊的水是否还像三年前那么清呢?寂在威海还好吗?洋去了日照,是否也像我一样早已丢失了以前稚嫩的表情呢?很久了、真的很久了。我已经很久没有安静下来写点生活了。每天浑浑噩噩的过。依然麻木的度过着。初中的时候我喜欢高中的那份充满活力的紧张,而高中了,每天烦躁于每天重复单调的生活,盼望着,大学的日子已经度过一年,电大的风来来回回吹的我头疼了好几回。而我,似乎现在还是那样的颓废,那样的死气沉沉,贤章以前常常说我死了半截没埋,我常常回他噼里啪啦的歪门邪理。现在想想真的是这样的吧。我的活力去哪里了呢?­

真的是很困了呢!真的是很不喜欢现在的自己啊。风之彩、经典、飞天,冰点,这些一度让我感到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词汇,现在却已离我渐行渐远。­

 

好想再去疯狂的上通宵啊,好想继续挥霍青春。可是,失落的感觉就像一块躺在心上的冰,融化了,不见了,却永远的都在了。­

时间收复了我的记忆。­

回忆到结束。­

柯扬

2011.6.21

关键词:

0 条评论

目前没有人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欢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