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待,寒城昨夜繁华尽。

文/未见萤火虫

寒城下的黑夜,没有城市中的繁华,没有热闹的街市,也没有踊跃的人群。只有冷清的胡同,胡同中一排排白杨树和瓦房竖立在在漆黑的夜晚当中。小黑猫和那盏路灯成为了主人公照暖心的期待。

“在哪呢”,“送人呢”。“哦”。电话那头急喘吁吁的说,等忙完在给你回电话,这边逸寒刚要说什么,就听到电话嘟嘟的挂断声音。逸寒想那边肯定有急事,要不然不会那样匆匆的挂掉电话。

逸寒心想那也好,来个惊喜也是不错的哦,就索性站在胡同口等待着。夜晚的十点本路上就没有多少车辆和行人,显得这条街道更为冷清,在胡同口微亮的路灯照耀下,逸寒的身影拉长了许多,显得是那么消瘦和单薄。

过了一会儿,逸寒双手缩了下衣服,双手缩到一起。十月底的秋天,夜晚还是比较稍冷,也许是天气突然转凉,微风一阵阵吹来,使逸寒不停的双手紧紧的抱着怀。偶尔跺跺双脚。十分。。。二十分。。。过去了,还没有回来,逸寒心想是不是该打个电话,是不是还没有处理完?拿起手中的电话拨了过去,脑子瞬间想起,不是要给个惊喜嘛,逸寒挂了电话,继续等待。。

路上稀疏的车辆,偶尔的经过,很少有人。基本上是看不到什么行人了。整条街显得非常冷清,只有在路边远远望去,胡同口一盏路灯下有个少年,单薄的身影显得那么渺小,这就是逸寒。

又过了一刻多钟,站在路灯下的逸寒傻傻的等待着,时不时跺着双脚,摸下鼻涕。逸寒走进胡同深处一片漆黑,与路灯拉开了距离,站在胡同的对角线旁,缓缓的脚步靠近满是蔓藤墙边的一块小空角落,两条胡同穿过小道,对穿出一条笔直的小路。

逸寒看着黑夜下胡同里一排排整齐的白杨树,在夜空当着整齐的瓦房和一排排白杨树别有北方乡村特有的味道。冷清的空气中夹杂着泥土和白杨树叶散发出的气息,也有令人神清气爽的感觉,如在繁华的城市中肯定嗅不出这样的味道。

夜晚的天空上,很少有大城市可以了望璀璨的星空了,逸寒抬头看天空,只见到了一种这个城市的寂寞,墙四角的天空让逸寒的视觉没有多少去看遥远的视线了,逸寒只有在昏黄的灯光中看霓虹闪烁。黯淡的光在无边无际的夜空里慢慢的一点一点飘向未知的世界。

电话响了,逸寒惊喜的接起电话,故装作很冷静,电话那头,喂。睡觉了?逸寒说:“恩”。那就早些休息吧。逸寒说,那你回去了吗。没有呢,快了。还在路上。路上慢点,恩。说话挂掉了电话。

逸寒心里有些小激动,终于快盼来了。逸寒的嘴角微微挑起,带出了喜悦的心情,露出小牙的微笑,显得那么的迷人。就像吃了麦芽糖一样,甜甜的那种感觉。等待总有所期望,因此,这样的等待是混合了兴奋和无聊的一种心境。时间久了,无聊便会占上风。这个电话叫逸寒把无聊抛在了脑后。

天空中的星星和余光点缀着深蓝色晃晃的夜空一望无际,一排排白杨树和整齐的瓦房印象出这条寂寞无聊的小道。在白天它是多么有色彩,夜晚的景象印象出暗淡的就像水墨画一样暗淡。逸寒依然在胡同口等待着,只有那盏路灯散发着橘黄色的微光,点缀了这图水墨画。也给黑夜增添了一丝的繁华,没有向繁华城市里那样,灯火通明,浮华于世,它在这也算的上,一道风景线隐现出得斑斓。也是给人们照亮前方的路,也许让他一个人不独单。

逸寒的心慢慢的又平静了下来,身体微微依靠在瓦房下的墙边,双手抱在一起。低着头,看上去总是那么的安稳。一只小黑猫从逸寒身边穿过,停下来,打量着这个在黑夜中依靠在墙边的这个少年。逸寒似乎看到了这只小黑猫,斜下头看着这只可爱的小黑猫,小黑猫放松了警惕,懒散的挥动着尾巴,喵了两声,一步一步消失在黑暗的胡同之中,逸寒的心情又放松了许多,是这只小黑猫的出现叫逸寒本来寂寞的心情变得安逸。也给这冷清的胡同带来一丝的活跃温暖的气氛。

等待有一丝神秘,有一份憧憬,但它却最需要耐心。不是所有的等待都会如愿以偿,不是每一天都会时来运来,所以等待的滋味往往并不好受。就拿等人来说吧,等的一方比被等的一方更受煎熬,就像惜别后留守的一方比离别的一方更觉凄凉。

关键词:逸寒

0 条评论

目前没有人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欢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