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

今天是国庆节前的最后一个晚上。这几天张少帅在为他房子的事情殚精竭虑,司润豪在为瑞银信的项目忙里忙外,王云烨在为结婚前拍婚纱照的历程中奋不顾身。而我也如愿以偿的开始了自己新的人生。

今晚的阳光温暖且带着丝丝凉意,低头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原来已经到了秋末。每到秋末的时间里,就到了我最伤感的季节。我所住的小城是中国北方的温带大陆性气候区,所种植的树木也多是耐寒耐汗的植被。可能从小生活在南方的朋友体会不到夏初柳絮纷飞的情形,也无法想象像即将到来的梧桐花落的盛景吧。十年前,我知道了凤凰唯梧桐不栖,也知道了梧桐为万树之王。当梧桐花落为封秋之始。这十年,每每我都为此伤感。可是今年,似乎悲伤在我这里已经成为奢侈。浑浑噩噩了一年,也该清醒了。我记得小时候,红砖的房子,淡紫色的梧桐花开满大街小巷,铺到地上花团锦簇。而空气里也是阵阵梧桐花香。今年,这样的日子马上就要来了,我心有期待,却始终无法溢喜与形。

这一个月以来,我到处旅游,东游山西逛,希望通过散心的方式让自己重新振作。可是孤独与寂寞却始终与自己相伴。明明知道自己已经没有时间再来伤时悲秋,却总是不明所以的代入。人生难得自愈,希望艳阳高照鸿雁高飞。也希望得以时光温柔相待。

突然想起来自己上学期间唯一主动背诵的一篇文言诗,贴在下面给大家看看。说实话,现在我看起来都感觉它好美。就像这个秋天一样。

《雨霖铃·寒蝉凄切》
宋 柳永
寒蝉凄切,对长亭晚,骤雨初歇。都门帐饮无绪,留恋处,兰舟催发。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念去去,千里烟波,暮霭沉沉楚天阔。
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

 

秋天,你好。

打赏
无标签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