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我四月一的时候,在《青春。人生》里写过一段话:不知道该怎么预言离开校园后的我们。因为这样的生活太有规律。以至于让很多的生命都变得苍白。思想变得沉默,来自梦境的音符打破宁静,平衡的演绎着伪装。在彩霞与海风同...

A >>> 纳兰性徳是一个完美的诗人。倾城说。­逃课出来去力天网络上网,结果人满为患。出来的时候夕阳散漫于天地,燃烧了天边的云彩。一段很安静的日子,就如临城中学的家里很安静的那种感觉。记得我床边的...

A 或许我对佛教堂有着许多敬重跟向往吧。每次在走进有佛缘的地方我都会感受到一种空灵的透明。像是有一阵呼呼吹来的五彩的风环绕我的耳畔。在我混沌的回忆里,似乎拥有这种感觉的瞬间不只是在踏入圣地的那刻,在我珍藏的那本写满岁月的文件里,拥有这...

某个冬至。写这段文字的时候我正在学校上机械制图课。阳光从昨晚刚擦了的玻璃中透过来正好照在我的小课桌上,弄的我很热。现在我围着当初跟童话在临城买的灰黑色围脖,穿着纯黑色羽绒服,很安静的看着老师,却一点也听不进去。聊城的冬天没雪。当我写下...

她开起玩笑说:“哈,我喜欢着你,你听到了吗?”“哈,我喜欢着你,你听到了吗?”——题记图片文/柯扬chapter1[]柯扬[]很多年后,当所有的人重新收拾这一天的心情的时候,都会在耳畔飞舞着这么一句话。那种酸酸的感觉,那些挣扎着等待被...

A>>> 积淀已久的文字。 B 上周在聊城的街上麻木的乱逛,突然的闯进一家供奉着释迦摩尼像的卖佛具的店。走进去,我着实惊讶了不少,店面很小,座北朝南的雕金塑像却显的恢弘而大气,端庄而神圣。那天是为了给于小喜挑选生日礼...

A >>> 当今天中午我背着那个黑色的斜挎包从餐厅里出来的时候我发现今天的天空广阔而辽远。空气溢着依旧如初的那一股股栀子花香。阳光顺着树叶流淌,微风吹过,微颤的树梢晃动着地上来回移动的斑驳的亮光。...

A>>>每个女生的生命里,都有着这样的一个男孩子。他不属于爱情,也不是自己的男朋友。可是在离自己最近的距离内,一定有他的位置。看见漂亮的东西,会忍不住的给他看。听到好听的歌,会忍不住的从自己的mp3里拷下来给他,看见...

A >>> 客人已经很少了,此时已经过了放学后的那段吃饭的高峰。柯扬收拾着柜台上卖泡饼时不小心溅到台面上的汤汁。口袋里的手机突然发出了嗡嗡的响动。柯扬的动作突然凝滞了一下,神情紧张,然后在下一秒又很合适的舒缓了下来。...

>>>A 贤章请客吃饭,然后很夸张的点了一桌子菜等待一个即将认识的学姐“辰”。我饶有兴致的打量着小餐馆的老板娘,又感觉到了一阵熟识。有段时间我总是神经质的不住的质问自己为什么会对聊城这鬼地方如此的眷恋。不知道怎么回...

>>>A以前总想装深沉些,到头来却还是那么的肤浅。突然想要回忆一下我那段惨白的高中。于是。整理以前的片段,首尾。组合。B今天突然在QQ上遇到了小华老师。在谈天中隐隐约约感觉到她的语言中有着跟我们一样的迷茫和抑郁。结果...

>>> A    九月,很少的温暖天气。太阳光穿透叶子温柔的像水一样滴到了铺满米香的大街上,农场里堆放着一望无际的棒谷。在阳光下翻滚着。院子干净的很。老人躺在小院里那把破旧的连椅上,奢侈的歆享这片绮丽的日光。她嗅着空...

>>> A 贤章又是选择的营养快线。我依旧对绿茶痴狂。 B 东昌湖畔阳光又是华丽的卖弄着自身的活力。当那段已经略微带有秋日衰败气味的光带浮于湖面上的时候,我略略的感到丝丝的感伤...

A­>>>­­天空漫无边际到让人感到开阔。­­B­­有一种阳光是会滴落的。树叶上。草茎上。沉了。就摇摇晃晃的落下来。­­这一天,很湿。­­我坐在的士上看着雨后被洗涤而后激荡了千百次的世界以及被雨水打得模糊了的车窗。心...

>>> A 而今,我已经被打败过了,我用曾经的飞蛾扑火,换来今天手心里握着的一把余温尚存的灰烬。值得庆幸的是,我依然没有忘记,这把灰烬的名字叫做理想。B 今天,我又在临城栽满梧桐的街边游...

13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就开始淡化刘岚的影响了。可能就是在缘熙的离开后吧! 他记得那天在学校后边的树林里哭了一夜后,他看了看刘岚,然后揉了揉红肿的双眼重新走进了课堂。 从那天以后他就开始涉猎一些笑话书和杂志,然后他就成为全...

06 汪晓爸爸每每在门后看到儿子在卧室里流泪的时候,心跳常常无意识的漏一拍。然后就是两行热热的东西塞满双眼。爸爸总觉的对不起他。也总是觉得这样的做法草率了许多。所以他在在生活上极力的满足着儿子的同时在学习上对儿子的要求不断加...

01 。。。 02 浑浑噩噩的过了好多年后,好像什么世纪都忘了。高中的学生疯狂在那些沉冗的青春里。。。 09年的夏天,整个学校都沉浸在漫天的闷热之中。阳光像灌了一缸兴奋剂的跑车。闷热的世界让整个...

>>>A 我是一个容易受伤的孩子。打完篮球后,胳膊会因为肌肉拉伤而疼痛一个月。每天晚上,当脑袋因为手臂疼痛而难以入眠的时候我就会毫不留情的撕扯头发。我很长的时间都在跟我身上的伤疤较劲。而生长在我身上的那些伤疤就像一个...